• <track id="5kyp4"><span id="5kyp4"></span></track>

      【2019年物种日历】4月23日 地黄

      读图模式

      好几年前,有个住在吉林的朋友,让我帮她找一点植物种子。

      “想种地黄啊!”“种地黄干嘛?不到处都是嘛!”“那是在北京!我们这就没有地黄!”于是我给她收集了种子,她顺利栽种成功。第一年种子播下,长出了基生叶;第二年春天,开了花。我和她说,倒退九百多年,千里讨地黄这种事,也有人干过。


      地黄。图片:天冬

      想要?想要你倒是好好说啊

      岭南龙川县的县令翟东玉,忽而收到一封书信。信上说,岭南诸县,唯独兴宁县令的药圃中栽有地黄,若能请翟县令相助,帮忙搭个话,赠以这?#26893;?#33647;,定当不胜感激?#22275;啤?#32626;名可了不得,正是大名鼎鼎的苏东坡

      遭受贬黜的苏东坡谪居岭南,在信中说写道:“草药之中,最具滋养之效者,莫过于地黄。?#19979;?#39135;之,可以化为力壮的马驹,白居易有诗‘与君啖?#19979;恚?#21487;使照地光’,所言即此。我今血气衰竭,一如?#19979;?/strong>,愿以地黄为食。”


      苏轼像。图片:赵孟頫(元)

      翟东玉可就不明白了,地?#26222;?#19996;西难道有?#36947;?#36824;童之效?是只?#26376;?#26377;效,还是对人也有效?苏东坡听了他的疑惑解释道,地黄虽是精贵药?#27169;?#22312;岭南遍寻不得,中原却常见。至于白居易呢,确实也有过这么一首诗,不过却是嘲讽诗——饥荒之年,一位穷苦农户因收成欠佳,只得去田间挖些地黄,拿去富人府上;富人收来地黄,用以饲马,农户则乞求用地黄换些饲马的?#20852;冢?#32842;以充饥。

      翟县令这才明白了。苏东坡你想要地黄,你就?#30340;?#24819;要,还绕那么大一个弯干嘛!苏东坡还欣欣然为这事专门写了一?#20303;?#23567;圃地黄》,其中有这么几句:



      地黄饲?#19979;恚?#21487;使光鉴人。吾闻乐天语,喻马施之身。

      我衰正伏枥,垂耳气不振。移栽附沃壤,蕃茂争新春。







      墙根开放的地黄。图片:天冬神仙药,恶灵退散

      古人早就知道地黄的根茎具有滋养之效,《神农本草经》将其列为“上品”。古时检验地黄是否为良品,须将采集来的根茎浸泡在水中:漂浮在水面者为“天黄?#20445;?#36731;浮空虚,其性最劣;沉于水底者为“地黄?#20445;?#39281;满厚重,药效最佳?#35805;?#28014;半沉者为“人黄?#20445;?#21193;强可用而?#36873;?/p>

      因为这种检验方法,地黄又有别名“芐?#20445;?#21462;“草药之下沉者”的含义,不过在这里并不读作xià,而是读作hù。至于地黄之名?#23567;?#40644;”字的由来,则有不同的说法:一说地黄最宜生于黄土地中;一说地黄根茎为黄色;更有说法称,地黄是古时用来作为黄色染料的植物。


      地黄花冠筒外布满了柔毛。图片:龙鳞 / wikimedia

      既然是滋补上品,地黄当然也被求仙问?#20048;说?#35760;。它与玄参、当归、羌活并称四大“仙药?#20445;?#26159;制作四神丹的必需品。到了唐朝,地黄甚至成了驱赶怪虫妖物的神药。“好道友”刘禹锡言道,民间将地黄粉末掺入面粉中,烤饼或制凉面,患有莫名心痛的?#39034;?#19979;,便会口吐怪物,状如蛤蟆,无足无目,似乎有口,吐出后病症立即痊愈;北?#38382;?#20063;有记载,患者吃罢地黄饼,吐出一尺长的虫子,头如壁虎;更有从病患体内剖出虫子饲养者,因为饲养时不慎喂了地黄饼,导致那些虫子?#36947;?#32780;死。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如果你家里养虫子、养妖精、养魔兽,可得离地黄远点(雾)。

      小蜜罐,嘬过都说好

      作为从小在北京长大的孩子,如果不懂得嘬地黄,是会被耻笑的。找一朵刚好开到一半的花,既不要初开,也不要破败,把花冠揪下来,去嘬“花屁股”。滋溜滋溜,甜的。清代吴其濬编著的《植物名实图考?#20998;?#35828;:“小儿摘花食之,诧曰蜜罐。”所以嘬地黄的优?#21363;?#32479;已经?#26377;?#20102;上百年了,地黄在民间也?#23567;?#34588;糖罐”、“蜜罐棵”、“甜酒棵”等别名。

      不过,我要特别说一下“婆婆奶”——地黄花未绽时,花蕾形如动物乳房,所以就……别想岔了,不是说花蕾下垂耷拉,让人联想到老婆婆,而是古时植物命名,有种习惯是将民间常见的种类,冠以“婆婆”的前缀,再加上一个字来代表形态,比如蒲公英叫婆婆丁,是说它的花没有张开时,像根丁(钉)子。


      想歪了的人都面壁去!图片:阿橋 HQ / flickr

      地黄常见,嘬地黄也常见,南?#38382;?#20154;王质写了个半诗半偈之作,就?#23567;?#22320;黄糖》:



      风来闻清香,月来见清光。鶗鴂[tí jué]但?#35753;?#33424;[hù]芭毋歇芳。

      糖他糖,总弗强,草花树花争结房,迎梅送梅陂愈苍。





      其实仔细品味一下,这首作品是在写春天的景物,虽逗,但也真切:春风和煦,月华轻柔,杜鹃(鶗鴂)鸣叫声?#33970;?#22320;响起,此时正是地黄开花的时节;地黄花就像个小糖罐,虽然只有一口蜜,一丁点儿甜味,但也?#35753;?#26377;滋味强啊;草木之花凋落了,渐渐变作果实,梅花开罢,池塘一片翠绿色。

      调皮小孩摘一朵地黄,嘬一嘬,真甜。这就是自古传承下来的春?#25214;?#22659;呀

      如何选一朵最甜的地黄花

      为了在吃货的道路上科学地前进,我们需要了解一下地黄花的成熟过程,同时也就能知道,怎样选一朵最甜的花了——当然,地黄花并不是为熊孩子准备的,而是专门用来迎接传粉昆虫的。

      地黄花没那么多花蜜存货,不会早早就把蜜备好,也不会一直不停地分泌花蜜。传粉昆虫不太懂这个,所以它们会?#26131;?#19968;气,没蜜,那就换一朵花,有蜜,那就多待一会儿。地黄要的就是这种态?#21462;?/p>

      地黄单独一朵花从开放到衰败,通常经历五到七天。开花第一天,花粉活性中等;第二天,花粉活性最高;第三天,花粉活性降低了不少,柱头开始具有可授性;第四天,花粉活性迅速降?#20572;?#26609;头可授?#26685;?#24378;;直到花彻底开败,柱头的可授性一直都保持相当的强?#21462;?strong>早期花粉活性较高,后期柱头可授性高,是地黄为了?#20048;?#33258;花授粉,尽量满足异花授粉而形成的机制。


      地黄花,注意此时它的花冠裂片平展,还未反卷。图片:天冬

      为地黄传粉的昆虫,常见有蜂类和蝇类,其中以蜜蜂为主力。对于地黄而言,需要昆虫在什么阶段多待一会儿,就在相应?#26041;?#25552;供花蜜。一只蜜蜂遇到初开的地黄,一看没得吃,转身走了,但花粉多少蹭在身上一些,没蹭也不浪?#36873;?#19968;朵地黄花,花粉送出去差不多了,如果柱头一直没能授粉,就会面临大龄单身青年的尴尬,这时就希望蜜蜂多待会,多蠕动一下,好歹把别处带来的花粉蹭在柱头上。所以,当柱头具有可授性时,花蜜就开始产生了,也就是一朵花开到大约第三天时。

      从外观上看,有两个重要特征可以用于判断。首先看花色:地黄花蕾颜色?#20185;睿?#21021;开的花,颜色也通常比开得较久的深;所以要选开到中途的花,就挑颜色深浅居中的。其次看花冠:地黄的花大体?#20351;?#23376;状,基部细口有蜜,顶?#30475;?#21475;边缘分裂,上缘二裂,下?#31561;?#35010;?#40644;?#20013;上缘二裂的样子,就像?#21483;?#23064;的小圆耳朵,这两个“耳朵”通常在花开到中期时向后反卷,继而下唇的三裂?#19981;?#21521;后反卷。


      ?#21483;?#23064;。图片:《盾之勇者成名录》

      好啦,总结一下:选颜色深浅适?#23567;ⅰ?#32819;朵”尚未向后反卷的花,此时花蜜已经分泌,尚未被?#21767;?#19968;空。这个时候最好吃。


      地黄花,图中的花冠裂片已反卷。图片:天冬

      地黄和毛地黄,到底谁更毛?

      “为什么地黄有毛,毛地黄反而没毛?这俩也太会骗人了吧!”

      有个朋友向我抱怨过这事。我说,毛地黄又叫洋地黄,原产?#20998;蓿?#19981;如你舍弃毛地?#26222;?#21517;字,?#20852;?#27915;地黄,就不会混淆了。洋地黄(毛地黄)在中国挺常见,当作观赏花卉栽培,而且在台湾等省区还逸生到了野外。

      这两种植物,名字虽然相近,样子却差了很多:地黄植株?#20064;?#33457;序上花朵不多,而洋地黄高可超过一米,一串花序明显多花而密集——不用看有没有毛,就能将它们区分开。


      没毛的洋地黄(毛地黄)。图片:天冬

      毛地黄属植物的?#26893;賈行?#36824;是在?#20998;蓿?#25105;去瑞士日内瓦、伯尔尼两地的植物园,见了好几?#26893;?#21516;形态的毛地黄属植物,想要仔细区分,需要细看花冠的特征。这可比区分地黄和毛地黄费劲多了。


      左:狭叶毛地黄(Digitalis lanata);右:锈点毛地黄(D. ferruginea)。图片:天冬

      在位于瑞士中部的高山花园(Alpin Garden)里,我还遇到一种?#20185;?#30340;小花,一查名字,叫做“狐地黄”。作为精灵宝可梦爱好者,我的第一?#20174;?#26159;:“胡地…皇?那不就是超?#36887;?#22320;吗?”



      mega进化后的胡地。图片:Pokémon


      狐地黄(Erinus alpinus)。图片:天冬

      狐地黄虽是低矮草本植物,?#33258;倒叵等春?#27611;地黄极近。

      不过让我?#34892;?#36259;的是,这种原产于?#20998;?#20013;部、南部的小野花,它的生境和中国的地黄十分相似,都喜爱在石缝中生长。狐地黄被当作岩生植物栽培观?#20572;?#24182;且逸生到?#20998;?#20854;他地区,在石砌的城墙、桥墩上盛开。而地黄则爬上?#39135;牽?#22312;?#20351;?#22478;墙的墙缝里,或者大殿的瓦片之间,我行我素


      石缝间的狐地黄。图片:天冬

      曾经有浙江的朋友和我说,北京的地黄好矮啊,我们这边的天目地黄,要高得多,花也好看。天目地黄产于浙江、?#19981;眨?#33457;是紫红色的,近年来也见有栽培观赏。哪个更好看,是见仁见智的事。但我总觉得,天目地黄虽更艳丽,却少了一份深沉。


      天目地黄。图片:天冬

      你看,在筒子?#20248;希使?#22681;头,乃至北京残留的老城墙上,那盛开的地黄红褐色的花,正与这座城市古老的色调相呼应,自古至今。

      -------毛乎乎的分割线 --------



      有邻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起看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20445;℅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0) 只看楼主

      全?#31185;?#35770;

      你的评论

      互联网购彩
    1. <track id="5kyp4"><span id="5kyp4"></span></track>
      1. <track id="5kyp4"><span id="5kyp4"></span></track>
          腾讯斗地主2017官方版 12期波叔一波中特图库 浙江6十1查询 爱彩乐江苏11选5 彩票分析家高级破解版 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彩票3d怎么买 体育排列三走势图500 微信广东11选5骗局 安陆牌九产品 足球比赛篮球比分 中国福利彩票江苏快3直播 3d现场开奖直播2019044 平特肖二中二赔率表 一尾中特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