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5kyp4"><span id="5kyp4"></span></track>
      觀點 其他

      侯世達:我討厭“人工智能”這個詞,因為它們沒有智能

      Ent 發表于  2019-03-04 20:35

      四十年前,一本奇書《哥德爾、埃舍爾、巴赫:集異璧之大成》橫空出世。作者道格拉斯·霍夫施塔特(中文名侯道仁,中譯第一版使用的譯名是侯世達)在這本書里橫跨藝術、音樂、數學、意識和智力等眾多領域,成為那個時代最令人印象深刻的AI著作,為他贏得了普利策獎和美國國家圖書獎。

      然后他就消失了。

      道格拉斯·霍夫施塔特 |?Greg Ruffing

      他并沒有真的失蹤,還在一直思考AI。但是,《集異璧》出版的年代,正好是“古典”AI時代最后的光芒。三十年的研究并沒有像研究者預期的那樣給出關于智能的突破性進展,熱情和經費都在逐漸消退。人工智能研究者逐漸把重點放在能否讓機器系統來解決實際問題;至于圖靈當年提出的那個問題——“機器能思考嗎”——被大部分人認為太過哲學、太過模糊,只適合放在課本的第一頁,而和日新月異的應用無關了。

      今天,最火的AI路線是機器學習。如果一個人只看新聞頭條的話,也許會覺得AI問題已經被解決了:機器學習AI能下棋,能開車,能翻譯,能聊天,能看病,能答題,能認動植物,能寫詩作畫,就差取代人類了。

      真的嗎?

      侯道仁不這么認為。他說,AI不“懂”。AI在操縱數據,但不知道這些數據是什么意思,不知道它們還對應著一個現實世界。脫離現實的AI永遠不會懂得現實。

      在這個問題上他顯然是少數派。他已經幾十年沒有參加過學術會議了,也和AI的主流研究者罕有對話——“我對他們的狀態不感興趣”。很多時候這算不上真的沖突,雙方只是在就不同的話題和不同的時間尺度思考。

      但他所思考的問題確實是直擊盲點。數據集里能堆砌出智能嗎?不帶目的和情緒的,算得上智能嗎?現在的AI能做很多事情,但它們真的“懂現實世界”嗎?或者,它們只是一個個空無一物的黑盒子而已?

      毫無疑問,今天的人工智能領域非常成功,不需要考慮這些問題也在快速進展。但是這樣的進展也許是沒有辦法持續下去的。不去解決一些更加深層的問題,也許就會像寓言里那個想靠爬樹抵達月亮的人一樣:“他將不斷進步,直到樹的盡頭。”

      圖:圖蟲創意

      果殼:為什么你會采取這樣一種脫離主流的研究方式呢?

      侯道仁:我其實不覺得我是在正常意義上的“做研究”。我是以一種個人的狀態在探索想法,如果可能的話,就寫書來傳遞它們。驅動我這樣做的,是一種尋找美、尋找優雅的力量。另外我還喜歡不嚴肅。

      我對企業的商業目標不感興趣——你知道就像谷歌的AI產品什么的。我感興趣的是理解人類思考,理解語言,理解這些東西的深度和復雜性。我對這些事情十分尊敬,而我的感覺是那些科技公司好像就不怎么有尊敬的態度。這個肯定不是一概成立,做這些項目的人成百上千,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公司自己會有一種動量在推動這些人,讓他們去公開宣布“我們抵達了人類翻譯的水平”這樣的話。

      我不知道谷歌翻譯團隊的成員是不是真的相信這些話,但是他們顯然有這種“Chutzpah”——你知道Chutzpah這個詞嗎?這是一個意第緒語的詞,有這種狂妄自大來說這樣的荒謬言論。當然他們的產品是很厲害,往谷歌翻譯里敲一篇文章或者復制一個網頁,兩秒鐘之后右邊就出來譯文。有時候譯文會很不錯,因為他們確實用了海量的知識,不,不是知識——

      果殼:數據?

      侯:對,數據,而且相當的快。但是很多時候,譯文都差得好遠。就像我舉過的例子: The roofer came down from the roof of the hospital carrying a case of shingles. (屋頂工人從醫院的屋頂上下來,帶著一箱瓦片。)

      翻譯軟件給出的是“一箱帶狀皰疹”。這和帶狀皰疹沒有任何聯系啊!屋頂工人帶著的shingles很明顯毫無疑問是瓦片。而且它還用的是“一箱”。你怎么可能有“一箱”疾病呢??

      這完全講不通,這是垃圾。但是這就是翻譯軟件做的事情,因為它根本就不理解任何東西。是零。它不知道有這樣一個世界,有這么多事情正在其中發生,不知道有過去和未來,不知道有大有小有上有下。它什么都不知道。它所知道的一切就只是字詞。

      圖:圖蟲創意

      果殼:而不知道意義?

      侯:甚至都談不上是知道字詞,它只是在使用字詞而已。連這么簡單的句子都不能理解,你怎么能宣稱這是人類級別的翻譯呢?

      果殼:這些不算個別的例子嗎?

      侯:你得用這些例子才能揭示出它后面的空洞,證明它沒有理解。機器翻譯是巧妙的花招,有時候能完美生效,在簡單句子上通常都能行——但不是每一個句子都行。

      整個機器翻譯領域里最著名的一個例子,“The box was in the pen.(盒子在棚里。)”我試過的每一個程序在這個句子上都失敗了。甚至給了上下文也沒有用:“Little John was looking for his toy box. He looked everywhere and he finally found it in the pen. He was very happy.(小約翰正在找他的玩具盒子,找遍了所有地方,終于在棚子里找到了它。約翰很高興。)”

      果殼:都翻成了盒子在筆里。

      侯:而任何人類都能理解。當然他們可能會笑一下覺得這個很有趣,因為pen這個詞乍一看可能會讓人覺得是你口袋里的“筆”,顯然原句的pen說的不是筆。但是人類頂多是想一想,而程序則直接掉進了坑里。但如今60年過去了。這個句子來自機器翻譯領域有史以來最著名的文章,發表于1959年;60年之后的現在,這么多機器學習的成就,都還無法讓程序跳出這個陷阱。

      而且機器學習還很大程度上是黑盒子,如果它犯了一個錯誤,你很難知道要怎么修。

      果殼:我覺得這種事情就像是自駕車的狀態一樣,它們好像是能識別出看到的圖像,但其實并不能真的理解這些圖像。你會不會覺得,讓AI在不理解這一切的情況下做這些事情是危險的?? ??

      侯:當然是危險的。的確,我們有很多工具做了很多事情,這些工具也啥都不懂。比如說機場的不同航站樓之間有小火車連接,車里沒有人類工程師或者司機,但這都是很簡單的,是固定軌道,固定起點終點,軌道上幾乎不可能有什么障礙,所以你能信任它。某些大城市的地鐵也是,不需要司機,因為軌道都是純地下的,不可能有障礙,你不理解也沒有關系。但是對于自駕車,我的感覺和翻譯軟件差不多糟糕。現實世界里的可能場景是無限復雜的,駕駛時出什么狀況完全不可預料。我覺得這極其糟心。不管怎么說吧,我是不喜歡AI(人工智能)這個詞的。

      果殼:如果你能重新發明一個詞的話你會怎么說?

      侯:我不知道。我覺得自駕車(self-driving car)是可以的,不用“智能”這個詞,智能不是這個領域討論的話題。當我們說智能的時候,其中的確有一部分是實時對看到的場景進行分類;我對自駕車懂的并不太多,我知道他們用的很多技術和人類開車不同,他們會用GPS,會用激光雷達,如此等等,這意味著自駕車看到的場景和用到的信息與人類不一樣。

      我不確定它們到底在干什么,但是你可以說這的確是實時感知,對快速變化的圖像進行實時分類,這是個動態而非靜態的過程,這當然是智能的一部分,但絕對不是全部的智能。所以我不喜歡把智能這樣的詞用在這樣的系統上。

      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那會兒,說“我們正在研究AI”是沒問題的,我們是在研究它,是在嘗試理解智能,但現在人們不那么說了,人們說“這是智能的”,“那是智能的”。我不喜歡這樣。這是過度簡化扭曲,誤導原意。

      果殼:開車和翻譯都是很難的現實問題,不過創造性的問題呢?阿法狗在圍棋上打敗了人類,我就感到相當震撼。

      侯:我同意,震撼(shaken)是對的詞,我感到很難受,為圍棋選手感到悲傷。不過,你知道有一個微軟的程序能夠寫詩——

      果殼:是的,他們居然還真的出版了。

      侯:我不知道你說“真的”是什么意思,顯然這年頭人們是可以出版任何東西的!這不算什么啦。但是我想說,隨便寫點現代詩沒什么了不起,這很容易,寫出來的大部分是垃圾。搞一本垃圾宣稱這是詩歌這不算什么成就。這樣的事情早就被做過了,我自己五十五年前就寫過這樣的程序。這不算啥——好吧也許五十年前可以算啥吧。但像某些人說的那樣把這個稱為是計算機的創造力?這完全是荒謬,完全是無稽之談。擁有創造力是和情緒聯系在一起的。強烈的智識激情、好奇心和驅動力,愉悅感和玩耍心,樂趣、神秘、發明欲望——所有這些在今天的計算機里都找不到。什么都沒有,零。

      當然計算機是能做很多事情。二十五年前有個人曾經寫過一個程序——后來我和他成了朋友——這個程序可以發現新的歐式幾何定理。它是在探索幾何學的新東西。但是它的做法是完全機械的,它對幾何學沒有任何興趣,沒在思考,沒在享受,沒在尋找美,沒在做任何這樣的事情,只是機械蠻力瑣碎的探尋,把數字算到15位小數,檢查點是不是在線或者圓上,這些事情對人類而言是極端困難極端無聊的。

      如果你作為一個人來檢視它產出的成千上萬結果,偶爾也會發現一個優雅的定理。但是機器并不知道它的優雅,對優雅不感興趣,對任何東西都不感興趣。說這個和創造力有什么共通之處是很荒謬的,可是人們就是經常這么說。他們說這樣的話的時候根本沒有想過到底什么是創造力、什么是智能。所以我是真的討厭說我們在用“人工智能”做事情。我們沒有這種東西。

      果殼:AI最早的時代,圖靈說因為我們不知道電腦有沒有思考,所以我們應該看它們的思考結果來判斷。現在我們有EMI(“音樂智能實驗”,一個可以模仿作曲家風格創造出新音樂的程序)這樣能產出類肖邦的音樂,阿法狗這樣打敗人類的棋手,這些算不算那種思考結果?

      侯:不算,因為阿蘭圖靈說的是使用語言。

      果殼:所以語言是人類思考的核心?

      侯:語言代表著概念,日常的詞語和句子都對應著我們心中的概念,是給概念上標簽的方式。當然不是所有的概念都有標簽,但很多都有,我們使用語言是為了外化這些概念。這才是圖靈所說的東西。當然圍棋也對應著概念,這個概念讓阿法狗能夠下圍棋,但這不是關于整個世界的,這只是一個極小極小的微縮世界。

      至于EMI,我寫過很多東西,做過很多講座——

      果殼:啊我讀過《如聆巴赫》。

      侯:那個是一個縮寫版的文章,我寫了大概40頁的東西,被縮到了10頁左右。我忘了是不是我自己縮寫的,快20年前了。很不幸,它沒能完全概括我想說的東西。

      我覺得EMI是個騙子。它產出的大部分東西都很明顯是從別的作曲家那里借來的。你越是熟悉那些作曲家的作品,就越能看出來它只是拿來片段然后放在一起。這和創造音樂沒有任何關系,是零,也和人類與音樂的關系毫無相似之處。它只是一個流于表面的模仿而已,這就像是那個三字母游戲

      你知道這個游戲嗎?就是你找一篇文章,比如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講,是什么文章無關緊要。然后你統計一下這篇文章里三字母組合的出現頻率,比如AAA沒有出現過,THE就出現了好幾次,或者HE空格,空格也算一個字母,這樣匯聚成一個頻率表。然后你找兩個字母,我一般是隨機的,在表格里查下一個字母是啥。比如說開頭的字母是TH,那么你就查一下THA、THB、THC……一直到TH逗號、TH句號和TH空格的頻率,然后根據這些頻率來隨機選擇第三個字母。最大的概率也許是THE,但你并不總是能選擇它,也許這一次你選的是THR。那么,新的雙字母就是HR,再去表格里查HRA、HRB、HRC……諸如此類。

      果殼:這就是一個馬爾柯夫鏈了。

      侯:對,就叫這個。你用這樣的方式創造出一篇新的文本,然后看看它長啥樣。它和原來的文本會有很大的相通之處。你也可以不用三字母,而是用四字母、五字母或者更多。甚至可以把一整本書都作為源文本,統計里面的頻率,創作出新的人造文本。粗看起來,它在局部上會很像是原來的作者寫的東西,可能連著幾個詞都很正常,特別是當你用四字母或者五字母來生成的時候;但是它根本沒有任何含義,全局而言它是垃圾。這個點子是大概70年前被發明的,已經被充分地研究過了。當然這樣做出來的東西很好玩,本質上EMI做的也是這個。

      但它做這樣事情的時候并不智能,并不懂音樂。這并不是對作曲家的威脅,只是一個小玩具能讓計算機快速地把音樂小片段拼合在一起。其產物有時候聽起來還有點說服力,可是這和創造音樂沒有關系,和理解音樂沒有關系,和任何事情都沒有關系,空無一物。然而正是這種東西在被不斷吹捧成人類級別的成就。

      果殼:但是有沒有可能沿著這條路線開發出一種不同于人類智能的東西呢?比如阿法狗是不是發現了一些人類沒有看到的關于圍棋的深刻見解?

      侯:如果有,它必須是情緒化的。情緒是智能的核心,沒有它就沒有智能。當然你能看出來,我現在所說的這些都是非常情緒化的,這沒錯,我們說的一切都充滿了情緒,被情緒所驅動,智力就是這個樣子的。

      阿法狗確實做到了一些驚人的事情,我絲毫不懂圍棋所以沒有辦法評論,但顯然它找到了某些模式,是人類從來沒有注意過的,而且運用這些模式下了一手好棋。我不知道說它“理解”圍棋算不算用對了詞,因為理解是個很難講的概念,但至少它肯定是找到了關于圍棋的一些事實,一些強有力的不為人知的事實。

      我覺得這很了不起,也很讓我沮喪和擔憂,但我不覺得這是一條通向非人智慧之路。如果在很久以后的未來你能造出個電腦程序,可以和人類溝通交流想法,那是一回事,但下圍棋不是交流想法,只是玩游戲而已。不,它甚至都不是在玩游戲,只是在操縱符號,它不知道這是個游戲,不知道游戲是什么東西

      但如果將來人們能開發出和人對話的程序——嚴肅地討論觀點和想法,不是聊天機器人那種,不是問“siri附近有什么印度餐館”。我非常不喜歡現在這些東西,絕對不會用它們,雖然我知道有很多人喜歡這樣的小軟件。但總之如果我們將來真的有一個系統能和人對話,那么它必須要知道關于人類生活的幾乎一切東西。需要懂得人類的情緒,自己必須擁有情緒,必須有擔心、恐懼、不安感,如此等等,就像人一樣。這是獲得智能系統的唯一途徑,而我們距離它的實現還很遠。

      圖:圖蟲創意

      果殼:沒有捷徑嗎?也許我們可以復制人類體驗的一部分,而不用把所有可能的體驗教給機器?

      侯:我覺得沒有,不過我不知道是怎樣的捷徑。一部分體驗,一丁點還是可能的,圍棋不也是一部分嘛。

      果殼:所以機器面臨的難題是什么呢?

      侯:情緒是伴隨著一套內置的目標而產生的,我們談論的對象必須要追求這些目標,需要能快速判斷出它做的事情對于這些目標而言是好事還是壞事,而情緒就誕生于這種對好壞區別的感知。

      果殼:不過我們確實是在給遺傳算法設置目標呀,這不夠嗎?

      侯:但這些目標和它的存活、它的福利之間沒有產生聯系。它沒有在試圖保護自己,沒有試圖過更好的生活。情緒來自斗爭,為了生存的斗爭。現在并沒有這樣的東西。

      果殼:這聽起來是適者生存,要模仿演化的路線。

      侯:電腦可以演化嗎?當然可以,全世界成百上千萬的電腦都在不斷改變,比起50年前大不相同了,這也算是一種自然選擇。自然選擇就是世界上有不同的東西在競爭,被環境所選擇,而這個案例里環境是人類,但沒有關系,人類也是世界的一部分。所以電腦當然在走一條演化之路。

      但是它們沒有繁殖,沒有遺傳信息重組,這種演化方式和活著的生物是不一樣的。樂器也在演化,但它們沒有繁殖,只是被人造出來。電腦也是如此。

      如果電腦變成了自律的實體,開始自己繁殖,相互競爭求生存,那么這里發生的事情就更加接近生物的演化。這時,你就會有情緒產生了。情緒是來自于保護自己、保護在乎的實體,保護家人和朋友,在電腦擁有朋友之前,它們是不會有情緒的。而現在的電腦沒有朋友,不會喜歡誰、討厭誰。這不是它們世界的一部分。必須要有保護,關懷和共情,需要能認同他人的目標、視之為自己的目標。我們距離這一切,還很遠很遠。

      圖片由作者提供

      侯道仁的著作《表象與本質》中譯本剛剛由湛盧文化出版,這本書深入探討了人類語言與心智的關系,以及它應當如何啟發人工智能的方向。
      感謝湛盧文化對采訪的大力協助。

      題圖來源:Stanford News - Stanford University

      熱門評論

      • 2019-03-05 11:25 CBP

        我倒是不覺得AI必須得以人類獲得情緒的流程來產生他們的智能,畢竟沒有任何理由人類自身的情感和智能的發展歷程是產生智能途徑的唯一解.


        但是我所擔心的是,AI最終產生的智能,可能是一種我們完全不能理解的智能,即便他們看起來能和我們無障礙交流,看起來能完美的解決我們的問題,看起來能理解我們的情感.


        舉個例子就像我們和我們的寵物貓貓狗狗平時的互動,我們和貓貓狗狗之間的互動和交流時,雙方腦子里所想的事情是一樣的么?顯然不一樣,我們可以以人類對動物行為的知識和經驗,來巧妙的操縱這些動物,而在這些動物眼里,他們會以為我們和他們一樣,所思所想也一樣,比如他們以為我們是在進行動物類的社交,愛撫他們的毛發討好他們用以提升族群中的地位,他們永遠也不可能想到我們是因為虛榮和跟風于是看了某個養寵物技巧的知名電視節目于是打算實踐一下接下來排個短篇到社交媒體上曬貓求點贊.


        寵物以為他們和我們在對等的交流,我們卻以更高的視點更復雜的方式思考同一個問題,而我們對寵物表達的一切,只是我們希望他們感受到,并且他們也最多只能理解到這么多的東西.


        而我擔心的正是,當終究和人類不相同的AI發展出智能之后,他們與人類交流之時,會不會也是同樣的情況呢,而此時更像被撓著毛發開心的呼呼叫的寵物的,則是人類.


        當然類似的發散思維大概還有宅男們喜歡想象的機器人女友,你以為她為你哭為你笑是因為真的愛你,但是沒準她做出這一切的理由是半人馬座正在發生一場星際艦隊對射,一方指揮官早飯沒吃好所以心情糟糕打算動用超級武器所以會導致太陽系柯伊伯帶兩顆矮行星的軌道偏移幾度結果菜場賣菜的王大媽就會收到一張假幣而導致某個大公司的服務器宕機最后清潔工踩死一只小強.-----沒錯我們人類完全不理解這亂七八糟的一切之間到底有什么聯系,但是沒準你的機器人女友的AI真的理解,并且還覺得很重要,她真的覺得被踩死的那只小強很重要,所以她才在完美的扮演你的宅男好女友角色.


        是不是很恐怖.

        [5] 評論
      • 2019-03-05 12:09 我愛飯米粒_28234

        現在國內動不動就人工智能,AI什么的,我覺得大部分都是噓頭,我不覺得他們在思考,只是在計算。

        話說什么算思考,ghost是什么,擁有感情,理解現實世界的基礎上計算就是思考嗎?

        要是有一天神經沖動和記憶能夠被01替代,攻殼機動隊里的世界就不遠了吧。

        [3] 評論
      • 2019-03-05 15:24 好樂無荒

        對于人工智能的宣傳,確實有些超出實際了,但那是無可厚非的,只有展現出更優秀的成果才能獲得更多支持和投資,才能走得更遠。而是人類會先制造出種地的機器,而不是會生氣的機器,科學不能脫離它本身的目的,就是讓人類過得更好。

        [3] 評論

      顯示所有評論

      全部評論(24)
      • 1樓
        2019-03-04 21:32 在雨夜

        實際上人的智能本身也不高,至少沒有沒有智能這個詞語代表的含義高。

        [1] 評論
      • 2樓
        2019-03-04 22:18 Ecnies

        贊啊,采訪者也懂的好多

        [2] 評論
      • 3樓
        2019-03-05 11:24 天降龍蝦

        呵呵,恐怕沒有多少人認為研究人工智能是為了給自己造出一個朋友吧??也許阿蘭·圖靈是那么想的????但對于大部分人而言,人工智能只是一種好用的自動工具而已吧???甚至包括“朋友”在內也是一樣。。。

        [2] 評論
      • 4樓
        2019-03-05 11:25 CBP

        我倒是不覺得AI必須得以人類獲得情緒的流程來產生他們的智能,畢竟沒有任何理由人類自身的情感和智能的發展歷程是產生智能途徑的唯一解.


        但是我所擔心的是,AI最終產生的智能,可能是一種我們完全不能理解的智能,即便他們看起來能和我們無障礙交流,看起來能完美的解決我們的問題,看起來能理解我們的情感.


        舉個例子就像我們和我們的寵物貓貓狗狗平時的互動,我們和貓貓狗狗之間的互動和交流時,雙方腦子里所想的事情是一樣的么?顯然不一樣,我們可以以人類對動物行為的知識和經驗,來巧妙的操縱這些動物,而在這些動物眼里,他們會以為我們和他們一樣,所思所想也一樣,比如他們以為我們是在進行動物類的社交,愛撫他們的毛發討好他們用以提升族群中的地位,他們永遠也不可能想到我們是因為虛榮和跟風于是看了某個養寵物技巧的知名電視節目于是打算實踐一下接下來排個短篇到社交媒體上曬貓求點贊.


        寵物以為他們和我們在對等的交流,我們卻以更高的視點更復雜的方式思考同一個問題,而我們對寵物表達的一切,只是我們希望他們感受到,并且他們也最多只能理解到這么多的東西.


        而我擔心的正是,當終究和人類不相同的AI發展出智能之后,他們與人類交流之時,會不會也是同樣的情況呢,而此時更像被撓著毛發開心的呼呼叫的寵物的,則是人類.


        當然類似的發散思維大概還有宅男們喜歡想象的機器人女友,你以為她為你哭為你笑是因為真的愛你,但是沒準她做出這一切的理由是半人馬座正在發生一場星際艦隊對射,一方指揮官早飯沒吃好所以心情糟糕打算動用超級武器所以會導致太陽系柯伊伯帶兩顆矮行星的軌道偏移幾度結果菜場賣菜的王大媽就會收到一張假幣而導致某個大公司的服務器宕機最后清潔工踩死一只小強.-----沒錯我們人類完全不理解這亂七八糟的一切之間到底有什么聯系,但是沒準你的機器人女友的AI真的理解,并且還覺得很重要,她真的覺得被踩死的那只小強很重要,所以她才在完美的扮演你的宅男好女友角色.


        是不是很恐怖.

        [5] 評論
      • 5樓
        2019-03-05 12:09 我愛飯米粒_28234

        現在國內動不動就人工智能,AI什么的,我覺得大部分都是噓頭,我不覺得他們在思考,只是在計算。

        話說什么算思考,ghost是什么,擁有感情,理解現實世界的基礎上計算就是思考嗎?

        要是有一天神經沖動和記憶能夠被01替代,攻殼機動隊里的世界就不遠了吧。

        [3] 評論
      • 6樓
        2019-03-05 13:53 地球上的裸猿

        有機物與無機物的區別是?
        生命與非生命的區別是?
        病毒與非病毒的區別是?
        智能與非智能的區別是?

        [0] 評論
      • 7樓
        2019-03-05 14:52 漢尼拔wang
        引用文章內容:數據集里能堆砌出智能嗎?

        也許能,人的大腦不也是一層層新長出來,可以看成堆砌數據。

        引用文章內容:The roofer came down from the roof of the hospital carrying a case of shingles.


        引用文章內容:The box was in the pen

        在百度翻譯試了一下,上一個對了,這個錯了

        引用文章內容:只是機械蠻力瑣碎的探尋,把數字算到15位小數,檢查點是不是在線或者圓上,這些事情對人類而言是極端困難極端無聊的。

        這樣也挺好啊,可以彌補人的不足。

        引用文章內容:情緒是智能的核心,沒有它就沒有智能。

        我一直覺得情緒是智能的BUG~

        引用文章內容:而現在的電腦沒有朋友,不會喜歡誰、討厭誰。

        這也許是好事,沒有宮斗、沒有辦公室政治、不會翻臉打仗啥的~

        [1] 評論
      • 8樓
        2019-03-05 15:01 落花蕭然

        現在的AI都是在偷換概念

        只是一些機器替代人工計算的算法而已

        [2] 評論
      • 9樓
        2019-03-05 15:24 好樂無荒

        對于人工智能的宣傳,確實有些超出實際了,但那是無可厚非的,只有展現出更優秀的成果才能獲得更多支持和投資,才能走得更遠。而是人類會先制造出種地的機器,而不是會生氣的機器,科學不能脫離它本身的目的,就是讓人類過得更好。

        [3] 評論
      • 10樓
        2019-03-05 17:58 54434

        我覺得侯世達要造的不是一個機器 ,是一個活生生的人,靠數據堆砌絕對不可能達到他的目標,但可能寫出擁有自我意識機器的代碼都是個問題,靠人腦幾乎寫不出那樣的代碼,完全放開自我進化的權限的話阿西莫夫三定律豈不是要失效了?

        [0] 評論
      • 11樓
        2019-03-05 19:06 無節操大叔

        基本上現在人類對AI的所有想象與創造都來自于人類對于自身的模擬,甚至我們還可以把AI給比喻成是對人類自身的反編譯。問題是,如果說AI是人類對于人類自身的“反編譯”,那么基于信息的熵增原理,AI是永遠也不可能達到和人類智能一樣的程度。。。。

        [1] 評論
      • 12樓
        2019-03-05 19:07 無節操大叔

        而且,就人類智能的本質問題來說,好像現在都還沒有一個公定的答案。。。。。

        [0] 評論
      • 13樓
        2019-03-06 03:06 神秘進化記錄

        深達靈魂的對談,其沉重,把我對機器翻譯的最后一絲期盼也被壓垮了,我還是老老實實學外語去吧。

        [0] 評論
      • 14樓
        2019-03-06 14:06 54434
        引用@54434 的話:我覺得侯世達要造的不是一個機器 ,是一個活生生的人,靠數據堆砌絕對不可能達到他的目標,但可能寫出擁有自我意識機器的代碼都是個問題,靠人腦幾乎寫不出那樣的代碼,完全放開自我進化的權限的話阿西莫夫三定律豈...

        完全開放的意思是從你踩死一只小強到FBI的戰爭計劃都有權限查看,并不是給出特定的數據。

        [0] 評論
      • 15樓
        2019-03-06 16:36 舞之流云

        沒有“自我”是無法產生我們想要的所謂真正的智能的,但有“自我”的東西肯定不會讓使用者或者社會倫理感到安心,所以這些到頭來其實都沒有意義,即使是技術能夠發展到那樣的高度。其實一堆無意義的大量算法也無所謂,能夠一步步減小人類的工作量就可以了,現在把他們叫做人工智能不過是為了一個噱頭而已。

        [1] 評論
      • 16樓
        2019-03-06 18:52 企鵝騎士隊長

        現在很多系統的數據數量和程序的復雜程度已經超出人類理解程度。

        [0] 評論
      • 17樓
        2019-03-07 11:07 C.CristataX 生物科學專業

        這個智能的定義怎么透露出濃濃的民科感……

        為什么認為情緒是智能的核心,證據呢?論證過程呢?統統沒有的話……總讓人覺得侯世達是不是也走上了約瑟夫森那樣的路子……_(:з」∠)_

        [1] 評論
      • 18樓
        2019-03-07 18:29 Karlson

        這位老先生可能對智能一詞的理解過于執拗了

        智能,雖然現在我們所說的智能完全稱不上智能,你可以理解為商家的噱頭,但是我覺額這不妨礙我們說他是“智能”的。我們是智人,但是當我們剛降生的時候,幾乎是沒有“智能”的,除了哭,我們幾乎什么都不懂,更別說理解這個世界了。然后我們逐漸知道了光和聲音,然后對觸覺有了感知,但是我們依然無法組織語言,無法表達,甚至連情緒都不知道為何物。然后慢慢的,我們學會了語言,學會了運動,學會了知識……

        AI,或者我們現在說的智能,可以看成是人類的剛剛降生的第一天。你說AI不能理解這個世界,你非機器人,焉知機器人不能理解?你的理解方式和它的理解方式不一樣。我們大腦如何對現實做出反饋的?一樣是不停的收集數據,然后匯總,然后再綜合起來做出相應的輸出。你是模糊的存儲了那些“數據”,計算機目前只能存儲我們定義了的數據。但是你的模糊數據,你認為那就不是一種數據結構嗎?打你你會回避會反擊,是你想保護自己嗎?不,那只是以往的數據告訴你,你回避可以避免再次被打,你反擊可以避免你以后繼續挨打。你努力工作,供養家庭,你認為這是你情緒作用的結果嗎?不是的,那只是你從千萬人的生活里學到了供養數據,所以你綜合你自己的一些數據,采取自己的方式供養你的家庭。而且,你的情緒,是憑空產生的嗎?并不是,你的情緒也是收集了各種各樣的數據,最終的外化而已。別看到計算機的數據結構很簡陋,所以就認為計算機無法理解我們的世界,實際上它只是因為還太幼小了,以至于這些數據都太簡陋,就像我們在嬰兒時期那樣,我們的數據結構也很簡陋,餓了只會哭。隨著科技的發展,隨著人類對智能的研究的發展,這個數據結構會越來越復雜,數據內容也會越來越豐富。雖然現在它很簡陋,但我覺得并不妨礙我們將其稱之為智能。

        六十年過去了,我們還在剛剛降生的第一天,這也沒什么。地球孕育出智慧,花了幾十億年。人類孕育智慧,目前還只用了六十多年,起碼我們做出來的比草履蟲更好。


        PS:我的孩子一歲多的時候,我睡覺壓到他了,他就說“爸爸,你弄擠我了”,他根本不知道這樣的表達是不太妥當的,他應該說“爸爸,你擠到我了”。兩歲的時候,他知道“那么”一詞有表示程度的意思,于是他會說“我要那么多”、“那個盒子那么黑”。這和老先生說的翻譯陷阱,是不是異曲同工?但是小孩現在不會再用這種語句來表達了,他知道有更好更正確的語言組織方式,對詞語意義的掌握也更熟練了。60年前,我們無法想象讓電腦來翻譯,30年前的翻譯很糟糕,但是現在的翻譯基本能看得通了。你想我們60年做完進化的幾十億年的事情,這未免有點苛責了。

        [2] 評論
      • 19樓
        2019-03-11 10:55 Karlson
        引用@我愛飯米粒_28234 的話:現在國內動不動就人工智能,AI什么的,我覺得大部分都是噓頭,我不覺得他們在思考,只是在計算。話說什么算思考,ghost是什么,擁有感情,理解現實世界的基礎上計算就是思考嗎?要是有一天神經沖動和記憶能夠...

        目前,國內所謂的智能(注意,這里只有智能二字,僅有少數包含人工智能的根本和人工智能沒沾邊),大部分的確是噱頭,這是沒跑的

        你不覺得他們在思考,只是在計算。這個你可能對思考和計算區分的太嚴苛了,實際上我們的大腦,你認為是思考,其實也是計算。如兩個女孩子你選胸大的或者臉蛋漂亮的或者身材好的或者性格好的,這都是你“權衡”的結果,而這個權衡,其實就是計算。同樣的崗位,你選擇薪水多的或者前途看上去更好的,這也是你大腦的計算結果。程序員們還把很多心理學上的東西,用程序實現了,如博弈論里的貪婪,就有貪婪算法;走路我們想最路徑最短的或者最省時省力的,A Star算法就干了這個,甚至我們的導航軟件也能干這個。這個在計算機界你管它叫運算結果,在人類世界,你管他叫權衡結果。最終這兩個結果其實在外顯上沒多大差別。還有更著名的AlphaGo下圍棋,人類下圍棋,你認為是思考的結果(權衡),計算機下圍棋,你就認為是計算的結果了。其根本原因是你不接受計算機能“思考”的這個問題,或者你對人類的計算不了解,所以才認為思考和計算是兩碼事。其實從賭博上能看出來一些端倪,思考和計算沒什么差別。目前人類和計算機的最大差別就是計算機的數據和算法都太簡陋了,和人類差的太遠,以至于產生了這樣的誤解。

        [0] 評論
      • 20樓
        2019-03-11 15:57 暮色黑

        智能怕是體現在欺騙上。

        [0] 評論
      • 21樓
        2019-03-11 19:07 陸白白

        干嘛那么瞧不上人工智能,the box is in the pen這句話我就跟AI是一個水平的??

        [0] 評論
      • 22樓
        2019-03-16 05:26 井觀驢

        AI沒有感覺,永遠如此。

        [0] 評論
      • 23樓
        2019-03-16 05:26 井觀驢

        AI沒有感覺,永遠如此。

        [0] 評論
      • 24樓
        2019-03-17 15:47 這個昵稱沒有被人使用
        引用文章內容:但是公司自己會有一種動量在推動這些人

        AI翻譯有沒有智能我不知道,不過很明顯一些人類翻譯也是沒有智能的。

        哦,對了,除了有情緒。我就是個智力比較低的人,因為我總是搞不懂別人為什么那么情緒化,看個電影莫名其妙又哭又笑,聽了什么新聞立刻氣急敗壞義憤填膺,原來是因為我智力有問題。

        [0] 評論

      顯示所有評論

      你的評論

      登錄 發表評論

      Ent
      Ent 古生物學博士生,科學松鼠會成員

      作者的其他文章

      更多科研事,掃碼早知道

      關于我們 加入果殼 媒體報道 幫助中心 果殼活動 家長監控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移動版 移動應用

      ?果殼網    京ICP證100430號    京網文[2015] 0609-239號    新出發京零字東15000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7133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舉報電話:18612934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兒童色情信息舉報專區

      互联网购彩
    1. <track id="5kyp4"><span id="5kyp4"></span></track>
      1. <track id="5kyp4"><span id="5kyp4"></span></track>